全球貨幣寬松潮暫緩 多國央行停止降息靜觀其變

  年初以來,全球貿易局勢變化多端,地緣政治因素間或擾動市場,經濟增長放緩。為改善本國經濟,全球近30個國家祭出寬松貨幣政策。

  雖然各國央行的寬松轉向有效防止了經濟硬著陸,但此輪超級寬松潮后,全球主要經濟體央行的貨幣政策空間已非常有限,且政策的邊際效果也在降低。

  “量化寬松的時代即將結束,如果需要更多的擴張性政策,我認為更可能是財政政策。”高盛前首席經濟學家、“金磚之父”吉姆·奧尼爾告訴上證報。

  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各國貨幣政策“鴿聲一片”

  “美聯儲今年7月開啟近十年來的首次降息,我并不意外。實際上,真正讓我感到意外的反而是等了這么久才降息。”景順亞太區(日本除外)環球市場策略師趙耀庭說。

  放眼望去,今年發達經濟體央行“鴿聲一片”。去年底還是濃濃加息預期的美聯儲今年7月打開寬松閘口,一連降息三次共75個基點;歐洲央行則打出“降息+量化”的組合拳,將寬松貨幣政策推向深水區;日本央行、韓國央行等也紛紛推出寬松貨幣政策,留給市場更多發展空間。

  橫向來看,新興經濟體國家普遍“鴿聲嘹亮”。印度央行先后降息五次,幅度高達135個基點;巴西央行連續降息四次,幅度為200個基點;俄羅斯央行也先后五次降息;馬來西亞、新西蘭和菲律賓等多國央行更是開啟了2016年以來的首次降息。

  “全球貨幣政策趨于寬松的共同原因在于大家都意識到此前全球經濟面臨的不確定性。此外,美聯儲是全球貨幣政策的領頭羊,當它也開始從緊縮貨幣政策轉向寬松時,無疑給了其他經濟體尤其是新興經濟體實行寬松政策的空間。”富達國際多元資產團隊投資策略副總監張宇翔告訴上證報。

  時至年末,從各國經濟表現來看,彼時的寬松轉向選擇不失為防止經濟硬著陸的有效舉措。荷蘭經濟政策分析局(CPB)的數據顯示,全球貿易量在2019年第三季度增長0.5%,此前兩個季度分別下降0.3%和0.8%。

  生產方面,全球制造業近期開始出現復蘇跡象。2019年11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業PMI數據回升至50.3,創近7個月新高。其中,新訂單指數和就業指數均位于50榮枯線上。

  “寬松貨幣政策確實對經濟產生了積極影響,抵消了地緣政治動蕩與外部貿易相關因素造成的經濟低迷,及時促進了全球經濟增長。”嘉盛集團全球研究團隊主管馬特·韋勒告訴上證報。

  寬松政策并非長久之計,專家擔憂會引發金融市場震蕩

  在全球經濟出現一絲復蘇跡象之際,全球貿易局勢亦出現好轉。以美聯儲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央行集體按下降息“暫停鍵”,歐洲央行、韓國央行、澳大利亞央行等近期均宣布維持基準利率不變,印度央行也超預期選擇按兵不動,“靜觀其變”似乎成為各大央行在當前經濟形勢下的共同選擇。

  不過,全球經濟增長依然不容樂觀,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紛紛下調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不少投資者也對2020年的經濟下行風險持謹慎態度,并預計寬松仍是明年全球范圍內的政策趨勢。

  “當前全球經濟增長正在放緩,經濟下行風險仍在積聚。”在三菱日聯銀行全球市場與國際證券研究部主管赫爾潘尼看來,美聯儲將在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維持利率政策不變,但有可能在第四季度降息一次;歐洲央行將繼續采取量化寬松政策,英國央行也將繼續放寬其政策立場。

  雖然寬松政策能在短期內提振經濟,但它并非拯救經濟的“靈丹妙藥”,這一點已成為市場共識。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陸挺提醒,全球范圍內的寬松潮會增加國際金融系統的脆弱性,可能會助長某些市場的資產泡沫,并積累中長期的金融風險。

  FXTM富拓貨幣策略和市場研究全球主管賈米爾·艾哈邁德(Jameel Ahmad)也對寬松潮表示擔憂,他認為全球寬松政策背景下,投資者會蜂擁買入股票,各國央行持續的寬松貨幣政策可能導致全球股市出現拋售,進而在未來某個階段引發金融市場震蕩。

  不少國家央行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積極的財政政策成為多個國家尋求發展的新思路。日本政府本月推出新一輪經濟刺激計劃,總規模約為26萬億日元,其中財政刺激政策規模為13.2萬億日元。印度政府也計劃在2025年前投入100萬億盧比(約合139.4億美元)用于加強基礎設施建設。

  花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個人銀行財富管理部投資策略部主管吳晶晶告訴上證報,由于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抑制了投資意愿,寬松貨幣環境對促進經濟增長的效果可能有限,未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協同非常重要。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杭州下沙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