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0億債務違約、股票"爆倉"...中信國安集團,全面崩塌

  1000億債務壓頂,中信國安集團的危局還在繼續。

  12月16日,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國安集團”)公告稱,公司未能按照約定籌措足額償付資金,“16中信國安MTN002”不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已經構成實質性違約。

  據資料顯示,“16 中信國安MTN002”發行總額高達20億元,債券期限為3年,本計息期債券利率為5.8%,主承銷商為中信證券、招商銀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國安集團已有多次債券違約紀錄。據Wind數據顯示,從今年4月份至今,國安集團陸續已經有6只債券違約,涉及違約債券余額114億元,其中逾期本金、利息總額為36.99億元。

  1000億巨航的“狂飆突進”

  公開資料顯示,國安集團原本是一家地道的老牌國企,已有30年歷史。

  1987年,曾經接待過多位前國家領導人的國安賓館由中信集團投資成立,隨后在此基礎上組建了北京國安實業發展總公司,進而被列為中信集團一級子公司,后更名為中信國安集團。

  2014年,國安集團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5家具有民企背景的股東:

  華泰汽車集團持股19.76%;

  廣東中鼎集團有限公司持股17.78%;

  河南森源集團有限公司、北京乾融投資集團均持股15.81%;

  天津市萬順置業有限公司持股9.88%。

  上述5家民營企業合計出資達80億元,而中信集團的持股比例降低至20.94%。

  盡管在這次混改之初,市場種種質疑指向“國有資產被賤賣”,但混改完成后,國安集團曾一度展現出超強的混改活力,并開啟“買買買”模式。

  2014年至2016年,國安集團合并資產總額分別達到1171億元、1580億元、1663億元。相對于混改前的數據,資產已經翻倍。

  截至到2017年,其總資產更是一度突破2100億元。

  狂飆突進同時,國安集團亦在A股大舉掃貨。據不完全統計,國安集團至少為中信國安(000839)、中葡股份(600084)、國安國際(0143)、白銀有色(601212)等4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截至12月17日盤后,上述4家上市公司總市值約434億元。

  除此之外,國安集團還通過旗下多個平臺間接投資了江蘇有線(600959)、報閱傳媒(838506)等多家企業,且在海外有所布局。

  然而,國安集團“買買買”的背后,卻是瘋狂舉債。集團全部負債由2014年的676億元迅速飆升至2016年的1312億元。

  背負1300億負債的“巨頭”,突然崩了

  在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下,這艘千億巨輪卻逐步陷入危局。

  自2019年以來,國安集團的資產頻頻被凍結,多筆債券違約。

  12月5日,上市公司中信國安(000839)公告,其控股股東國安有限所持股份3600萬股被輪候凍結,具體原因尚需進一步確認。而國安有限所持14.28億股已經全部被凍結,占上市公司總股本比例達到36.44%。

  同時,國安集團持有的中葡股份、白銀有色股份亦被全部凍結。但今年8月,其持有的白銀有色全部股份已經解除輪候凍結。

  更令投資者擔憂的是,國安集團所持有的上述3家上市公司所有股份99%以上均用于質押。

  而3家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表現也不盡如人意,持續下跌給質押、發債都帶來較大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月、2月,國安集團持有的中葡股份部分已被強行平倉。

  2018年10月和12月期間,國安投資因在公司股價下行跌破平倉線情形下未能及時補倉至預警線之上,曾收到申萬宏源發出的違約處置報告及有關通知函件。今年1月,國安集團持有的質押給申萬宏源的807.03萬股被依約賣出。

  Wind數據顯示,自2019年4月以來,國安集團累計已有6只中期票據構成違約,違約債券余額114億元。

  聯合資信評級稱,國安集團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大部分質押或凍結,資金鏈緊張,融資及再融資難度加大,整體償債能力有所減弱。并于今年4月將國安集團的主體長期信用等級下調至C。

  國安集團稱,公司正在通過多種途徑積極籌措資金,并加強自身經營,努力保障后續債務融資工具到期償付。

  1000億債務壓頂,陷流動性危機

  債務違約、上市公司股份被輪候凍結、債券評級持續下調,多種跡象表明國安集團已經出現了流動性風險。

  雪上加霜的是,國安集團的財務也不容樂觀。

  2019年5月,會計師事務所對國安集團披露的2018年年報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無保留意見的審計結論。

  該會計師事務所認為,國安集團2018年度出現重大經營虧損,歸母凈利潤為-54.32億元,累計未分配利潤為-85.92億元,歸屬于母公司的凈資產為65.01億元,資產負債率為86.11%,這意味著,國安集團的持續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

  而2019年前三季度,國安集團實現營業收入623.87億元,凈利潤再度巨虧27.21億元。

  截至三季度末,國安集團總負債1638.63億元,資產負債率超過88%,貨幣資金余額85.23億元,短期借款余額達412.93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達254.3億元。

  實際上,其流動性危機早已顯現。今年3月,一份名為《關于懇請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協調解決中信國安集團有限公司重組過程中有關問題的函》的文件顯示,國安集團已啟動資產重組工作,且中信集團正在向中國銀保監會請求協助。

  該函件內容顯示,截至2019年底,國安集團整體有息負債達到1558億元。

  銀行業知情人士透露,業內互相核實后確認涉及負債1558億規模和流動性危機基本屬實,金融圈內對國安集團的危機早已知悉。

  據媒體報道,中信集團董事長常振明對外表示,國安集團已經聘請了中信證券做債務重組顧問,中信證券團隊正在為其做財務債務重組,希望債務重組能夠順利進行。

  2019年,超1300億債券“爆雷”

  而國安集團的危機也只不過是2019年債券違約潮中的“縮影”。

  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12月17日,2019年以來已有174只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已高達1393.87億元,雙雙超過2018年全年,再度創下近6年來的新高。

  (時間截至2019年12月17日)

  且,174只違約的債券中,超過50只債券主體涉及到上市公司,占比接近三成。

  同時,與2018年違約潮相似的是,民營企業依然是債券違約的“高危地帶”,174只違約的債券中,近90%的債券主體均為民營企業。

  面對違約潮,其實早在2018下半年,深交所便對資產負債率較高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進行了集中約談。

  深交所表示,個別上市公司因資產負債率過高、現金流緊張,發生債務逾期,嚴重拖累公司生產經營;對于這類公司,深交所采取“監管約談+年報問詢+監管協作”的監管組合措施,督促上市公司盡快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化解債務違約風險并充分揭示。

  而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三季度,A股仍有141家上市公司(剔除金融行業)的資產負債率超過80%,其中更有36家公司負債率超100%,已資不抵債,主要以*ST個股為主。

  需要警惕的是,如果企業的資產負債率本身過高,而盈利狀況堪憂,則更有可能發生信用違約,如果與此同時,企業股權質押比例還比較高的話,有可能進一步引發實際控制權變更風險,引發管理層的動蕩。

  撰文/制表:全小景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杭州下沙麻将群